归流

渐行渐远渐无书

【大薛】戒断反应(一)

【写在前面】
友情向
剧情设定在金曲捞之前,然后慢慢往后来吧,希望写得到南京场
这应该也算是自己对南北的新理解,外柔内刚的老薛和自我防御的奶猫球。
给各位比心了✨
--------------------正文-------------------
薛之谦这几天累到挂机,身心俱疲。
终于算是把演唱会的前期准备工作落实得差不多,该录的像也录完了,该应酬的也应完了,他决定给自己演唱会充个电。回家把窗帘一拉,手机一关,外套一脱,往床上一躺,谁也别搭理我,爱谁谁。
迷迷糊糊入睡前还想,自己此刻这股子朋劲儿,还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。大概是最近窗外的风声有些喧嚣,让那个丢了绿色挑染的神经病长期在脑子里绕来绕去。
薛之谦是真的累了。这半年综艺接得少得多了,给了他更多的机会,能关机闭门假装朋一下,也给了他更多的时间去回味自己这爆红的一年。今年他发了《高尚》,他说这歌是在讽刺一种社会上的价值观,不是写自己的。他自己信吗,不好说。
看我虚荣模样,你该怎么补偿。
2016年的一切经历,就像是被捅了一刀,当时只能感到惊诧,而疼痛和血要过一会儿才能跟上来。这相对闲下来的半年,让他在这些疲惫又失眠的夜里,回味着渐渐跟上来的疼痛和血。
他真的累了,眼睛发涩,浑身无力,但是思绪还在飞速地运转,他似乎都能在房间的寂静里听见大脑超负荷运转的嗡嗡声,震得头疼。
AUV……
嗯?耳熟,什么时候变成我的口头禅了呢。
好像在二月一面以后就再也没见过了。最近网上又有人在破坏世界和平。薛之谦乏了,也烦了,他觉得自己快要失去耐心了。他从来不是一个好欺负的人,奈何长得太纯良,总被当成软柿子捏。兔子急了,兔子要咬人了。他决定先好好睡一觉,然后教造谣者怎么做人。
想到脾气外软内硬这件事,薛之谦觉得这是大张伟给世界造成的假象。在跟他一起玩儿之前,好像从来没有人觉得他薛之谦是个需要保护的人。做了一年街坊,然后突然从彼此行程里消失了,等到自己单独录节目的时候,遇到尴尬场面,第一个反应竟然是怎么没人救我场。
他心想自己真是被大张伟惯坏了,脑子都不转了。一代段王爷成了垮王。不过仔细想想,他其实也不在意,爱垮不垮。
得,又朋了。
两家粉丝这几天好像打起来了。他最近一门心思扑在演唱会流程以及怼黄牛上,对这事儿没深入了解,也懒得了解。心想我俩都快半年没见了,管你们造什么谣,总会不攻自破的。
竟然都快半年了。虽说是怀念,但习惯以后似乎也没什么大碍,无非就是录节目难熬些而已。
是吗?
大概是吧。
没什么别的想法了吗?
薛之谦你知道自己现在精分了吗。
神经病。
我看也是。
侬脑子瓦特了。
我只是困了。我觉得我就要睡着了。

和自己脑内聊了三个小时,薛之谦觉得自己可能是睡着了。因为他发现自己坐在落地窗前。
按理说他现在应该跟个兽皮一样摊在床上动弹不得才对,他已经没劲儿爬起来欣赏夜景了。嗯,他觉得自己应该是睡着了,但是脑子拒绝休息,所以开始做梦了。
他站起身,拎起外套,准备趁着梦里没人认识自己,出门逛逛。北京,这已经成了半个故乡的他乡,他已经很久没静下心看看这个城市了。
他漫无目的地拎着衣服在路上走,街上的人都这么不真实,灰色的衣服,灰色的表情。他低头看看自己,也是灰色的。
他站住脚,仰头深呼吸,没什么特别的感觉,既没有当年初来乍到时嗅到的油条豆浆味道,也没有现在的雾霾烟尘味道。一转头看见一间酒吧,他想进去看看,再差也比路上的行尸走肉有看头吧。
酒吧可能快要打烊了,有些凳子已经倒扣在桌子上,吧台里没有人,但是还有几个顾客零零星星地散布在各个角落。
他心想薛之谦你真的是老了,做个梦都梦不见什么热闹的场景。
酒吧里也是灰灰的。
他随手拿下一个倒扣的凳子,坐在吧台边上,百无聊赖地转凳子玩,想要环视酒吧一圈。
刚转了半圈,他猛地伸脚卡住桌子腿,停下来。
在他目光所及范围内,只有一片颜色灰蒙蒙的桌椅,和角落里一个人,头上几绺艳粉色挑染。在梦里看了太久的灰色,薛之谦突然被这几绺粉色刺了眼,但是又挪不开眼。
他盯着跟个娃娃一样的粉色挑染大张伟,跟个被欺负的孩子一样,自己在那儿生闷气,心想这种形象的张伟是怎么出现在我脑海里的呢……
啊,我好像在网上看过花儿的解散演唱会。
大张伟啊大张伟,我TM是有多想你。
薛之谦站起身,打算去跟街坊唠嗑。他想跟他唠嗑了,想得发疯。就像大张伟说的,习惯一断就会不适应。薛之谦觉得自己有了戒断反应了。
那几绺粉拽着他,逼着他,远离周遭这些灰突突的死寂。

评论(5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