归流

渐行渐远渐无书

【王牌保镖/银翼杀手2049】【Bryce/K】战(一)

分级:G
肉无能的lo主只能贡献一篇清水感情流
可能是长篇,但一定是个坑……争取填完
_(ゝ「ェ:)ノ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(一)
K第一次想到死。
他没有经历过诞生于虚无的十月怀胎,打来到世上就是眼前这副样子,他不记得成长是什么感觉,他也没幻想过死亡是什么感觉。
他的诞生是一片混沌,成长也是一片混沌。飞快的大脑建成和世界观灌输让他没有思考的空闲,除了幼年时在孤儿院的一小段记忆以外,他的生活里只有被动的成长和绝对的服从。
K有时会感觉焦虑,这是一种不该属于他的感情,但他拥有了,而且如影随形,让他发狂。
在每一个失眠的晚上……也就是每一个晚上,一个人端着半杯烈酒坐在阴影里,慢慢体会着身上每一处或新或旧的伤口,很好区分,新的刺痛,旧的钝痛。脚下是对面摩天大厦投来的微弱LED灯光,楼下的车流带着隐约的轰鸣,楼道里来来往往的人迸发出带着戾气的噪音,这一切都与他无关。K喝下一口酒,酒精像一把利器,狠狠刺进他口腔里新的伤口,疼得眼前一片模糊。这是他感受生命的方式,疼痛。
他没有思考的权利。所有条例他可以倒背如流,每一次任务归来,伤痕累累血迹斑斑地坐在测试仪前,他依旧可以像出发前一样镇定而优秀。
但是夜晚太可怕,像是一头黑色的巨兽,在这几个没有测试与杀戮的小时里,慢慢地舔舐K心里的每一道伤口,琢磨着在哪里开刀,从哪里下口。
此时此刻,K就暴露在这头巨兽跟前。
今天的清除任务并不顺利,K照例听完了又一个旧型号的感慨与说教,像一个程序又一次运行了一段代码,运行成功,但K就像一台没有终端的电脑,收下所有信息,但没有输出。接下去是又一次打斗,漫长的前戏过后,这些鲜血才是K此行的目的,杀了你,或杀了我。
这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旧型号复制人,尽管像之前遇见的每一个旧型号一样显露出老态,但他优秀得难以置信。在整个过程中,K就像一把上了膛的枪,每一次动作预判和反击都是千百万次训练的结果,流畅而致命。
K在执行任务时习惯不思考,分心是致命的。直到一阵刺痛贯穿他的腰腹。他不得不停下行云流水的杀戮,来体会一下还带着匕首温度的伤口。抬眼看看倒在面前的旧型号,对方距离死亡近得多,K一手捂着温热的刀口,一手拔出别在腰间最后一把枪,一枪毙命,任务完成。旧型号垂死时的临终礼物让K全身都在抖。对于他,受伤就像呼吸一样平常,甚至不可缺少,他靠疼痛来感受生命。但是这次好像不太一样,这一刀已经超出了他对于“平常”的定义。
K扯下旧型号家的桌布,撕下一条狠狠系在腰间,颤抖着站起来,裹上他的风衣。推开门,外面天已经黑透了,来时的蒙蒙细雨现在像是个花洒,说不上猛烈,但也绝不温柔。这一次执行任务的地点在市区,K为了不引人注意,把车停在了三个街区以外的工厂后面。他裹紧风衣,走进大雨里。
严重失血和初秋的雨让他冷得发抖,温热的血沿着勒住的伤口流出,流经的地方竟然有一丝温热,但随之而来的是变本加厉的冷。
K走了一个街区,开始看不清东西了,眼前是一块一块的黑雾,时隐时现,耳朵里嗡嗡作响。他停下来,颤抖着蹲在墙角。
K第一次想到死亡。
每一个死在他手下的旧型号的脸像走马灯一样闪过,他们在被“清除”前对K的每一句“教诲”他都记得清清楚楚,代码没有输出,但毕竟运行成功了。时间被拉长,K的脑袋里渐渐空下来,只剩一个念头:死亡。
K诧异于自己此刻的平静,甚至期待。很多问题他还没有想清楚,但如果就此收场,倒也不算遗憾。逃避是K自我保护的手段之一,他逃避社交,逃避感情,而死亡是最彻底的逃避方法,K觉得自己并不介意。
他闭上眼,慢慢靠着墙根坐下。
一道光从他眼前驶过,然后停在不远处。是一辆车,车上下来了一个人,打着一把大得可笑的黑伞。K睁开眼,眼前一切模糊得只剩一个轮廓,他看着那把大黑伞朝自己跑过来。
“你还好吗?”现在那把大黑伞出现在自己头顶,挡住了大花洒。
K睁不开眼睛,一只温暖的手扶在他脑后,除此之外他什么也感受不到了,包括那个之前冒着温热血流的刀口。
那头湿漉漉的黑色巨兽终于找到了下口的地方,把K吞下去了。

评论(2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