归流

渐行渐远渐无书

【王牌保镖/银翼杀手2049】【Bryce/K】战(二)


(二)
K在黑暗里慢慢下沉。
他看不到也听不到,周遭只有软绵绵的黑暗,最初像是他冬天停在外边的车,在一个天光还没放亮的早上坐进去,黑漆漆冷冰冰,让他忍不住打个寒颤。后来渐渐暖起来,又像是一个缩在棉被里的无梦夜晚,K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好运,也许来自植入的记忆,但好歹觉得舒坦。
他慢慢放弃了思考,让自己像一段漂在水里的浮木,就这么跟着水流走,流到哪里算哪里。他觉得自己可能死了。这是死亡的感觉。
一把黑色的大伞突然从脑子里划过去,K清醒了一点。他回忆起自己坠入黑暗前的几秒,侧腹传来刺痛,伴着温热的血流,把他的体温汩汩带走,头顶是许久未见过的大雨,雨点砸得他睁不开眼睛。远处刚刚停下一辆灰白的小轿车,车灯在雨幕里杀出两条路。然后是一把大黑伞,他记得大黑伞跑过来,但看不到伞下的人。头顶雨停了,一只温暖的手扶在他冰凉的脑后。到此为止。之后就是黑暗里无尽的下坠。
想到这里,K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推断,这可能不是死亡。像是出窍的灵魂慢慢融回身体,K开始对黑暗以外的东西有了感知。他听见隐约的滴滴声在头顶右上方响个不停,感到侧腹传来的钝痛,甚至还能听到中央空调在天花板正中央的气流声。他抬起一根手指,碰到了冰凉的床沿,滚烫又麻木的神经惊得一个哆嗦。
K想睁开眼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,但眼睛涩得像是灌了沙子。在模模糊糊的视野里K看见了一个普通的病房,有了参照系,他开始下意识调动仅剩的体力估摸自己的处境,记下所有门窗的位置,头顶滴滴响的是生命体征监视器,一根管子在顺着自己的手背往自己身体里一滴一滴地灌冰凉的液体,左边……左边有个人四仰八叉地躺在一张对于他来说短得可怜的沙发上。
K一个激灵企图坐起来,却被伤口的剧痛按了回去。他一声闷哼,把沙发上的人吓得同样一个激灵,那人保持着一个从惊吓中勉强坐起来的滑稽姿势看着K。
K还在等这阵疼过去,并且在心底责备自己竟然对一个在自己旁边三米距离的人毫无察觉。
“需要我叫医生吗?”那人说话带着惹人烦的戏谑,但还算是小心翼翼地问。
K不想说话,摇摇头。余光里那人还保持着那个滑稽姿势看着他。
让人眼前发白的那阵疼慢慢退下去,K现在有些怀念之前温暖又柔软的黑暗,哪怕那是死亡。那人疯狂震动的手机解了围,他在各个口袋里胡乱地摸,找出电话接起来,全程没有说一个字,安静地听了一分钟然后挂掉。
那人站起来整了整在小沙发上睡得乱七八糟的风衣,他站起来后明显傲人的身高和接了电话后突然改变的气场,让K每个细胞都紧张起来。他知道自己没有胜算,无论这个男人要如何,他都没有胜算。
“不用叫医生的话你就歇着吧,我有点事情要去忙一忙。”那人的语气像是说他要去逛个百货商店买棵塑胶圣诞树,然后非常迅速地开门消失了。
K觉得自己的脑子被麻药糊住了,什么反应都做不出来。
“啊,我叫Bryce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那人又风风火火地打开一条门缝,探进头做了个自我介绍,并眨眨眼等着这个路边捡来的半条命跟他客套一番。见K没有回应他的意思,那人识趣地又风风火火关门跑走了。
受惊后的肾上腺素褪去,K只觉得困。他决定先回黑暗里躲一躲。

评论(1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