归流

渐行渐远渐无书

【昕博】首尾呼应(1-4完结)

本来就很短,都是睡前码的,所以汇总一下吧。
说实话这几天有点百感交集,写治愈糖也不能让自己觉得开心。如果有小伙伴能从我这些睡前的胡言乱语里找到一丁点的安慰,那它就已经发挥了最大价值。

他们只属于他们自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chapter 1

许昕愤怒地准备出门。
妈的,再不去敲门方博又要睡过迟到了。
睡神。

在拉开门的刹那,许昕的所有情绪都变成了懵逼。这走廊怎么这么陌生?他把门关上,深呼吸,又打开一次。依然陌生。关上门回到房间,才发现这屋子也不是他记忆中的样子。就在他准备开始怀疑自己昨晚可能被人绑架了的时候,桌子上的台历吸引了他的目光。

2005年。

擦?
许昕站在台历前面愣神儿,仔细思考自己昨晚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。但是越回忆越不对劲,最后他的思考重点是“我是怎么起床的?”,似乎在他昨晚睡下和今早准备夺门而出之间是断片儿了的。
有点儿意思。
还没等他进一步想出对策,门外就咣咣地跑过一个孩子,开始砸他对面房间的门:“方博你还没起吗!?教练开始找你啦!”说完又咣咣地跑走了。许昕心里突然就踏实了。就算他撞见了鬼,还是有个傻子陪着的嘛,这样一想,今早的奇遇也不是那么吓人了。等等⋯⋯2005年那小子多大?
正想着,他听见对面房间里手忙脚乱的声音。许昕快步走到门口,拉开房门,正好撞见对门惊慌跑出来的方博。
13岁。许昕算清楚了。
13岁的方博胡乱地套着上衣往外跑,脑后还翘着一绺没来得及梳的呆毛。许昕的突然出现似乎也把方博吓了一跳,他动作滞了一下,然后又风风火火地往走廊尽头跑去。
13岁的方博还不认识我。许昕想着,去照了照镜子,发现自己还是昨晚睡前的样子。本以为返老还童了,结果只是做梦了。这个念头突然闪进大脑,打得许昕一个激灵。终于想通了,我他妈这是做梦了。
那既来之则安之。许昕大摇大摆地往方博刚才跑出去的方向走,来到了训练馆。
方博正因为本周的第五次睡过被加练,和其他几个有点小过失的男孩一起绕着场地跑。许昕在角落找了个椅子坐下,翘起二郎腿。周围过往的人都像看不见他一样做着自己的事情,许昕觉得这梦做得挺好,毕竟每次方博跑过自己面前都要偷偷往这个方向瞄一眼。这货能看见我就成了。
许昕就这样在椅子上漫无目的地坐了一上午,看看挂着山东鲁能标志的场馆,看看面前一个个汗流浃背的小孩儿,看看13岁的方博。小方博儿。许昕想着这个名字乐了,看着方博翘起来的呆毛被汗水打湿变得服帖,看着他从现在就开始展露出的不要命的球风。方博就这样沉默不语地和发球机,和教练,和队友度过了又一个辛苦枯燥的上午,许昕就瘫在椅子上沉默地看了一个上午,不禁思考,这梦真他妈长。
终于到了午休的时间,集合,解散。方博一个人拎着拍子往房间走。许昕站起来伸个懒腰,大步追上去,一巴掌糊在方博后脑勺上。“去哪儿啊?不吃饭吗?”方博吓得差点跳起来,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许昕。“你谁啊?”
许昕搂过小方博的脖子,这个高度搭上去正好。“什么叫我谁啊,不是早上才见过吗。”
方博挣扎了一下,没挣脱出来,一脸的无奈和不耐烦:“你别搂,热。”
许昕把小方博放了。“吃饭去?”
“先洗澡。你到底是谁?对面宿舍不是一直空的吗?”13岁的小方博仰头看着许昕,心想我好久没在队里见过这么高的人了。
“空的就是留给人住的。”
方博觉得自己可能还小,和眼前这个成年人无法沟通。
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着往宿舍走。到了门口,许昕说:“你去洗吧,一会儿一起吃饭,你敲我门叫我啊。”然后就大摇大摆地进屋了。
小方博觉得自己今早可能起床太猛了。





chapter 2

方博洗完澡,换上干净衣服,把上午的衣服丢进水池打算晚上再洗。犹豫再三,还是去敲了对面的门,尽管他觉得这人对自己的谜之自来熟让人感觉怪吓人的。

午饭时间方博也只是一声不吭地闷头吃饭,连头也不抬。许昕看着面前的头顶,若有所思地戳着自己面前的饭。方博吃完抬起头,看看许昕:“不吃啊?”

“不饿。”许昕把筷子放下。

要是现在的方博一定会破口大骂,说你个瞎蛇不饿还打这么多,浪费粮食。然而小方博只是点点头,端着吃完的空盘子站起来。“走吗?”

许昕感觉自己的脑子被闪着了,被这么沉默寡言这么乖的方博闪着了。他应了一声,把梦里的这一盘粮食倒掉。回宿舍的路上,他又忍不住去搂小方博的脖子,方博依然挣扎了一下没挣脱,也就认了。

“方博。”沉默了许久后许昕开口。

“嗯?”

“今天上午练球的时候为什么让?”

方博一个急刹车,从许昕胳膊底下钻出来,用许昕很熟悉的那种委屈加愤怒的眼神看着他。

许昕也停下,把手插进裤兜,努力显得有气势一点。“上午的训练赛为什么让球了。”他把问句说成了陈述句。

“没。”方博怯生生地嘟囔了一句。

“你让了。”

“没。”声音大了点,语调开始抖。

“方博。”

叫名字这件事本身就充满威慑力,尤其是许昕现在对着13岁的小方博,居高临下。

“没。”方博还在嘴硬,但是眼泪已经糊了一脸。

许昕有点儿慌,他以前怎么没发现怼天怼地博是个小哭包?他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,只是维持原来的表情动作看着小方博在自己面前溃不成军。

方博以为许昕还在责问他,一边流眼泪一边还在嘴硬。“没让,没有让。”

“好好好没让没让,不问了不问了。”许昕把双手往方博脸上一抹,然后再擦在方博衣服上。“走吧小祖宗,回去睡午觉去吧。真是服了,多大了还动不动就哭,是不是个男人?”玩笑的话说出口,许昕看了看方博,小孩儿跟没听到一样,又换上了忧心忡忡的欠揍表情。无奈地揉了揉方博刚洗完的头发,许昕把他踹进了宿舍。

回到自己的房间,许昕躺在床上,莫名地希望这个梦做得再长一点,觉得自己突然有好多话想和对门的小崽子说,有好多东西想要教给他,想看他初显嘴贱的样子,看他第一次发光。





chapter 3

下午的训练依旧辛苦而枯燥,一天下来就会囤下两三套衣服要洗。许昕还是坐在角落的椅子上,翘着二郎腿看着方博千百次的击球。中途休息的时候方博汗淋淋地跑过来,一边擦汗一边问:“你到底干啥来了?看了一天了都。”
许昕夺过方博手上的毛巾抽了他一下。“你管我呢你,打你的球去。你那反手要飞啊?”方博把毛巾夺回去,一边往训练场走一边忍不住笑了。他都记不得自己上一次这么莫名奇妙地高兴是什么时候,但这个人对他的自来熟开始让他觉得亲切,还有种说不出的踏实。自打离开家,方博就再没像今天一样感觉到踏实。哪怕给他安全感的是个横空出现在对门的来路不明的⋯⋯不知道是啥。
愉快的时候时间总是会过得快很多,尤其在教练宣布今天晚训取消之后。这个下午飞快地就结束了,方博直奔许昕就去。
“走啊吃饭去?”小方博傻笑。
许昕担忧地觉得方博的封印可能被解除了。
“高兴啥呢?不哭了?”
“谁哭了。”方博头也不抬地收拾东西。“好吧。晚训取消了!”
许昕在内心大力地翻白眼,但看着面前有点儿小雀跃的小方博还是忍不住笑了。“出息吧。”
晚饭许昕也依然只是看着方博心无旁骛地吃,这一顿他都没有费工夫去打,反正都是倒掉,在梦里也怪可惜的。吃完饭,许昕拉住往宿舍跑的方博:“急啥,回去干嘛去啊?”
方博一脸迷惑:“不回去干啥?”
许昕拽着方博的小细胳膊往反方向走:“溜达溜达。”
方博也就顺从地被拉着去了训练馆后面的小广场。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着,小方博乖乖地跟在许昕后面,低着头不说话。许昕回头看他又开始走神儿了,一个急刹车,方博撞在了自己身上。
“嗷。对不起。”
“想啥呢,都快掉沟里去了。”
“嗯?”
“问你想啥呢。”
“嗯。”
“嗯什么嗯,你小时候怎么这么⋯⋯”许昕一愣,到底还是把话憋了回去。
“啥?”方博的大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。
“没啥!”
“啥小时候?”
“现在听见啦?你选择性失聪是吧。”许昕熟练地往他后脑勺上糊了一巴掌。
“不说算了。”方博独自往前走。
许昕无奈地笑着追上去。
“博儿。”
“⋯⋯嗯?”
“你不能因为怕别人伤心就让自己难受。”
“能不能不提这事儿了。”
“不行。我必须跟你把这个问题掰扯清楚,回头我走了你自己肯定一时半会儿绕不出来。”
“⋯⋯你要去哪儿?”
“⋯⋯重点不在这儿。”许昕无奈地偏头看看小方博。没有忍住又去一脸慈祥地摸他的后脑勺。
“反正有人要输的。”方博低声说。
“但不该是你的时候就不能是你。”
“我没想到让了会输。”
“你想不到的事情多了去了。竞争这么激烈的地方,不能因为心软毁了自己。要是在国家队选拔里遇上了,你让不让?”
“嗯?”
“别装傻。”
“哦。”
“方博你听好,要是再让我看见你因为这种原因让球,你就等着吧啊。”
“那意思是你要在队里呆很久吗?”
“你重点又错了。”
“你是哪个队的?是教练吗?还是球员?陪练?你来山东干啥来了?要呆很久吗?你是哪儿人啊?”小方博小跑追着前面大步走开的许昕。
“方博你他妈快要烦死我了。”许昕已经开始怀念上午的他了。



chapter 4

就这样漫无目的地在小广场上走走聊聊,一晚上说过去就过去了。

“回吧,该睡了,不然明早你又睡过。”

“我睡过不是因为睡不够,是因为我听不见闹铃响。”

“那我明早叫你起床。”

“⋯⋯”

许昕想说,那我明早叫你起床,就跟平常一样。但还是没说得出口,哪怕知道自己只是在做梦。

“咋样?行不行?”

“行⋯⋯行啊⋯⋯”

“那回吧。”

两个人的影子在沿路的一个一个路灯下忽长忽短,就这么沉默着回了宿舍。

在走廊里,许昕能明显地感觉到周围的景物开始发亮,变得模糊而耀眼。可能快睡醒了,他心想。许昕拽过正拿钥匙开门的小方博,让他转向自己,然后半蹲下和他平视。

“博儿,现在是2005年。”

“咋了?”

“今年有全国选拔赛。”

“我知道啊。”

“好好打。”

“你要干啥?”

“我要到别的地方等你。”

“现在就走吗?说好的叫我起床呢?”

“你上十个闹钟试试看。”

“啥?”

“⋯⋯我的意思是,鲁能是个很优秀的队伍,但你的能力不止于此。”

方博没有说话。

“你想进国家队吗?”

“⋯⋯想。”

“想就去干!别心慈别手软,无论在场上遇到谁,无论什么情况,上了战场就是干!”许昕觉得自己给自己立了flag。

方博没有说话。

“听见没啊。”

“⋯⋯嗯。”

“那我在国家队等你。”

“⋯⋯你是国家队的?一队还是二队?球员还是教练?你⋯⋯”

“闭嘴。”

“⋯⋯”

“想打进国家队,今年的选拔赛好好给我打。”

“⋯⋯我不知道我进国家队还需要多久。”

“四年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你管我怎么知道。”

“那我四年后才能再见到你?”

“四年后我天天叫你起床,说话算话。”

许昕觉得走廊的灯光已经亮得有些刺眼,可能是昨晚睡前窗帘没拉好阳光照进来了。

“那我走了?”

方博没有说话。

“你能不能⋯⋯”还没等这句话说完,小方博就扑上来搂住了他的脖子。许昕一愣,随后慢慢伸手环住瘦小的小方博,13岁的小方博,2005年的小方博。“回去睡吧,多上几个闹铃啊。”







床头的闹钟响了,许昕睁眼,看见阳光从窗帘的缝隙照进来。

缓了好久,才从这个让他百感交集的梦里挣脱出来。他起床换好衣服,洗漱完毕,距离集合还有十五分钟。

拿起手机,拨了号码,果然没人接。

许昕愤怒地准备出门。

妈的,再不去敲门方博又要睡过迟到了。

睡神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The End——————



附:

2005年方博于国家选拔赛中获第八名

2009年升入国家一队,同年于世青赛包揽四金成为历史第一人

评论(4)

热度(87)